麻豆传媒喝醉了进错房间了

“你欺负人家栩米哥哥干什么?又是哭,又是抢着说话,栩米哥哥在台上,都快要跟你一起哭起来了!”落落最后还是被送下来了,没办法,她不下来人家主持人的饭碗都快没了,接到女儿,杨言看着这个无辜地眨着大眼睛的小姑娘,哭笑不得地想要捏捏她的小脸蛋。

本来还想心疼地抱抱她的,现在杨言就只想心疼那个为了落落搞得手忙脚乱的主持人了。

……

从后台出来,见到等候在外面的雷震天他们,夏向阳就迫不及待地大迈步过来,接过杨言怀里的落落,疼爱地说道:“不怪我们落落,谁叫他逗落落,是不是?都是成年人了,他就该为自己的行为、选择负责任!”

夏向阳把落落哄得咯咯直笑,杨言只能站在一边无奈地摇头。

都说隔代亲,这还是有道理的,夏向阳对自己闺女那么严厉,从来不假颜色,但对落落就是宠得不行,舍不得说上一句重话。

杨言甚至觉得,如果夏向阳不是在荷城、而是在羊城工作,还跟他们一起生活在君悦香槟府,恐怕落落就要被他宠成不良少女了!

“我们赶紧走吧,趁现在人还没有多起来!”雷震天没机会抱落落,只能抱着小山竹,跟杨言他们笑道,“等下十一点开始,估计人就多了,大家都是奔着来跨年的!”

杨言他们都没有留下来看晚会的打算,一方面是有家人在家里等着,自己在这里跨年也没意思,另一方面,则是考虑到小朋友比较多,王子浩、王子瀚还好,落落习惯了十点前睡觉,现在已经频频地揉眼睛了,更别说小山竹,小山竹现在醒着的,但刚才在看晚会的时候,他都不知道睡着了几回。

有孩子的家庭,肯定没有年轻人那么潇洒……

……

回去的时候,落落和爸爸也加入了坐地铁的行列,相比起大人,小朋友们对地铁更加感兴趣。落落都不愿意要外公抱了,她挣扎着下来,跟两个哥哥玩到一块,行驶的地铁车厢里,都充盈着小姑娘欢快的笑声。

绝色内衣穿上诱惑

“妹妹,你在上面哭鼻子了,嘿嘿,我都看见了!”王子瀚终于逮着机会,得意洋洋地开启了嘲讽模式。

“唔,不是,不是哭鼻子。”落落嘟着小嘴巴,不乐意地辩驳道,“我,我以为素坏了,然后,还好着呢!”

“你就是哭哭了!”小男孩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还在那逗着妹妹。

“哼,不跟你说啦!”落落不知道哪里学的,反正夏瑜没有这样过,她居然叉着腰,气鼓鼓地扭头转向一边。

不过,很明显她是装的,因为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还偷偷地往后瞄,小嘴巴也抿着,似笑非笑,好像在等哥哥过来赔礼道歉一样!

王子瀚一开始不想哄妹妹的,但旁边王子浩在煽风点火:“哈!瀚瀚,你又欺负妹妹,我要告诉小叔!”

害怕被大人责怪,王子瀚才挠着头过来,手指头勾着落落的臂弯,试图把妹妹拉回来:“呃,妹妹,你没事吧?”

落落象征性地扭了扭小屁股,才嘻嘻笑着,回头冲瀚瀚哥哥扮了个鬼脸,然后蹬蹬蹬地跑到浩浩哥哥的身后。

“你看看你儿子!”吴艺戳了戳正笑眯眯地看着落落和两个哥哥玩的雷震天,笑着说道。

雷震天回头,才发现小山竹在吴艺的怀里一动不动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姐姐和哥哥们,好像他们的欢声笑语特别有吸引力,小男孩都忘记了别的,就连妈妈和爸爸说话,他的视线都不为所动!

可是,小山竹还是太小了呀,走路都有些蹒跚,在人来人往的地铁里,吴艺可不敢让他下来跟落落姐姐一起玩!

“叫你吃多点饭饭咯,不长个头,以后怎么跟姐姐玩?”雷震天捏了捏小山竹的鼻子,嘿嘿笑道,“现在后悔了吧!”

小山竹后悔不后悔不清楚,反正他现在有点犯迷糊,一脸茫然地看着爸爸:扭我鼻子干什么?

……

跨年晚会上落落的表现可以说是很抢眼的,甚至元旦过后,网上还流传了起了落落在台上“为难”主持人栩米的视频片段!

落落一开始哭起来的表现,虽然看起来好可怜,让人感到心疼,但还算是大家的意料之内。

可是等她不哭了之后,场面就开始失控了,谁都没想到,这个坚强地拖着耳麦跳舞唱歌的小女孩,最后能把人家主持人侃晕了!

因为这样的反差,这些视频受到了广泛的传播,还登上了微播的热搜!

可以说,落落在网上已经成为一个小网红了!

要是杨言趁机给女儿开个微播,或者在视频网站搞一个主页,专门发落落那些稚气未脱、但时常语出惊人的视频,估计落落还能火上一段时间,甚至还能接一些广告挣钱!

杨言当然没有这么做,甚至他还推掉了一些联系过来想要采访落落、采访她的家人的邀请,小姑娘压根不知道背后发生了这么多故事,第二天的她还是开开心心地去上幼儿园。

当然,她有没有跟幼儿园的小伙伴们把表演的故事分成九九八十一回来讲,杨言这就不知道了。

……

新的一年开始之后,落落的学习、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小姑娘依旧是混在她的小二班里,成为大家的开心果,然后每周去学跳舞,做她喜欢的事。

杨言跟雷震天的事业倒是有了一些起色!

过年前以及春节的这两个月,雷震天花了上千万的宣传经费,终于把“小爱智能音箱”的名气打响了!

广告带来的经济效益还是很明显的,光是春节档那两款带显示屏和不带显示屏的小爱智能音箱的销量,就已经破百万了!

据说有好一两家也在研究智能音箱产品的公司都被他们的市场表现力震惊了,现在都在紧锣密鼓地建立生产线,想要赶紧推出他们的产品,跟小爱智能音箱一起抢占这个新兴的市场!

但小爱公司并没有满足于只开发智能音箱这条生产线,去年聘请的几个工程师已经陆陆续续地完成了他们的智能家居产品的设计,其中就包括智能空调插座、智能台灯、智能门铃等。

杨言带着李佩云等技术部门的骨干们也开发出了一个智能平台,这个平台可以加载在小爱智能音箱的系统里面,也可以以软件的形式加载在智能手机上面。

只要有了这个平台,所有的小爱公司开发的智能家居产品,都可以联网,以及通过这个终端进行控制!

目前这个平台已经上线了,相配套的智能插座、智能开关等产品也在小爱公司的网上商城以及各个电商平台的旗舰店上线。

到年中的时候,这些产品已经成为了一些科技博主的最爱,在小爱公司相关的营销计划推出之前,他们就自发地制作一些视频介绍小爱公司的这些智能家居产品——毕竟,虽然市面上也有一些类似的产品,但它们跟小爱公司的都没法比,杨言的软件算法调教,可是让这些智能家居产品真正的智能起来,真正地好用起来!

当然,智能插座、智能开关这些销量还没有完起来,反而是可以声控的智能台灯成了销量最高的产品,还后来居上,超过了小爱智能音箱!

……

先不说工作上的事,八月十一日,夏瑜的预产期终于到了!

杨言早早地安排夏瑜住进了医院的VIP待产房,但小家伙们似乎还有点不太想出来,杨言跟夏瑜焦急地等待着,从白天等到黑夜,肚子还没有一丝丝动静。

“迪滴出来了吗?”

落落傍晚的时候跟外婆回去洗澡、吃饭了,因为陆奶奶年纪大了,只能是找外婆吴湘琴过来,不然就算请了月嫂,杨言也照顾不周。

落落似乎也是放心不下,八点多就缠着外婆带她过来医院,一到待产房,小姑娘便迫不及待地扑到床边,小胳膊扒在床上,兴冲冲地问道。

头像

admin

http://www.hblitick.com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