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污版apptv破解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当然。”煜宇笑了,道:“就算不信木易兄,但家兄之能,煜宇还是信的。”

林凡挑了挑眉,没有多言。

煜宇道:“当然,因为木易兄属于知情者之一,故而也许还会前来询问相应的细节。”

“随时欢迎,我不会去其他地方,就在这海家。”林凡爽快答应。

“好。”煜宇点头,对着海狂抱拳,道:“打扰前辈。”

“无事,慢走。”海狂很冷。

煜宇带着几个脸色冷漠的巡狩离开海家。

海狂与林凡,都以神魂锁死这些人,直至他们远离海家万里。

房中。

海狂苦笑,他看着林凡,道:“真的与无关吗?”

林凡沉默,道:“无关。”

陈怡秋风里的纯真清新

海狂叹息。

若是真的无关。

林凡为何沉默?

既然沉默之后在否定,那就定然有关。

所谓的否认,并非是怕他海狂会出卖吧?

应该是一种保护。

“我这条命是救下,可以还,但请怜惜我海家之众。”海狂竟然起身,郑重向林凡抱拳弯腰。

林凡赶紧错身,不敢接受这一礼,长揖到底,道:“前辈放心,我并非不知好歹之人,在做某些事的时候,定会将海家与我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定不会连累了海家。”

“并非是怕连累,而是……”海狂抬头,看向林凡,道:“就算是死,也要让我海家儿郎死得有价值。”

他沉默,片刻后,道:“无数年代前,的师尊,那尊禁忌想要做的事,也许也要做,在那种大业中,我还加愿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辞。”

林凡没有答这一句话。

只因,他不懂海狂口中,药神想要做的事是什么。

“吾辈修士,宁站死不跪生。”

海狂笑着:“这句话,一直是我的座右铭,但知他是谁说的吗?”

林凡眼眸微眯。

海狂道:“还在临神三境时的药神说的。”

“有骨气,有气魄。”林凡笑了:“想来尊师那时候应该受到压迫,或者是有强族要招揽他吧?”

“那些都是过去,淹没在历史尘埃中,谁又能说得清?”海狂笑了笑。

林凡道:“前辈,巡狩与天族,到底是什么关系?”

海狂瞥了一眼林凡,道:“太多人想要去追寻这个真相,但每一个快要触及到真相者,都横死了。”

林凡瞳孔一缩。

海狂道:“别去追寻,至少,在临神八境前,不要去,会死的。”

林凡震惊了!

要知道,这海狂只是临神七境而已,就已经成为混沌界中的巨擘,神族始祖。

但,想要探寻这个秘密。

竟然要在临神八境。

且,按照海狂话语中的意思,并非是指,临神八境,去探索这个大迷就万无一失,而是,临神八境,才有那个资格去探寻而已。

“我只知道,每当天族要向外征战时,煜家都会退居幕后,完全由巡狩执掌整个天族,除此外,再无其他了。”海狂这般开口。

但林凡分明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海狂所知;绝对不止这一点,只是不愿向此时的他开口而已。

海家万里外。

“为何不将他擒去拷问?”

巡狩冷森而萧杀的盯着煜宇。

煜宇冷笑,讥诮道:“确定,若是真的要擒木易,我们能活着走出海家??”

“我们这么多人,莫非还不是他的对手?”巡狩怒吼。

“木易并不恐怖,临神三境而已,哪怕他战胜麒麟子也不行,在我面前不堪一击……但,海狂那个老不死呢?”煜宇冷笑。

“他敢动手?他想海家灭族吗?”巡狩狞笑,根本不信。

“出了名的狂人,出了名的护短,就肯定他不敢动?”煜宇更讥诮了:“更何况,那木易已经证明,自己的确与此事无关。”

“这件事与他无关?”巡狩根本不信。

“无论怎样,在没有确凿证据前,不能动这个人。”煜宇叹息:“家兄一直就在海家,且在无形中,又成为了木易的证人,这件事……从长计议。”

林凡的确无人敢动。

首先,他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其次,有海狂坐镇,只凭一个天族的后辈带着几尊巡狩也不敢动。

但其他人,没有这么好运。

但凡那日参加拍卖会之人,全都被请回去盘问。

当然,各族始祖除外。

他们身份太高了,前去与这些始祖级交谈的,是天族的大物,身份近乎对等。

但其他人,真的很凄惨。

全都被巡狩擒了回去。

巡狩真的很恐怖,数万人全都被抓了,一个都没有遗漏,哪怕抹去了自己的气息都不行。

这段时日以来;天族的天牢中,声嘶力竭的惨叫就未停止过,让人大白日都会打寒颤,浑身发冷。

但半月后。

天族失望了。

真的拷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

只因,从最开始直至今朝,这几万人的口供出奇的一致,一点差别都没有,且,都以林凡提供的画面能够一一对应起来。

只知,那个行凶者很强,以及他的身高长相等,除此之外,就再也一无所获了。

而更诡异的是。

哪怕巡狩用了天宝,好不容易寻到被灭的巡狩的几率残魂,寻到了行凶者的气息,但想要借此追寻凶手在何方时,都不成功。

每当快要接近真相时,都会被一道金色的雷霆毁灭所有的希望。

“查!查!查!哪怕他躲在九幽下,哪怕他藏在天宫中,也务必将他查出来,否则本尊寝食难安!”

这是巡狩最高层的怒吼。

他的修为太高,身躯也太庞大,盘坐在哪里,宛若一堵黑色的高山。

……

“这已经是今天第七次。”林凡脸色凝重。

林龙歉意道:“怨我没有做干净,留下了些许的线索。”

“说这些作甚?”林凡笑着,道:“况且,在这雷池中,谅他们也查不到什么,安了。”

林龙叹息。

林凡道:“当然,要小心与谨慎,这段时间,千万别出去。”

“我不会自讨苦吃。”林龙撇嘴。

突然,林凡嘴角掀起讥诮的幅度:“必杀令?有趣,待我去看看天族的必杀令,到底是什么样子。”

头像

admin

http://www.hblitick.com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