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视频成年版app下载免费

   巴利斯坦解释道:“凯冯爵士回到君临后,第一件事并非营救瑟曦,他先争取成为摄政王,之后又化解兰尼斯特与提利尔、与龙石岛的直接冲突,再解决铁王座与教会的矛盾。

   等他彻底稳固身为摄政王的权利,才开始尝试把瑟曦从大圣堂弄出来。

   瑟曦很疯狂,等她重新掌握君临大权,也许不会像凯冯爵士那样顾大局,我们得小心防范。”

   “哼,瑟曦比之布拉佛斯又如何?再疯狂的人,我也能让把她打清醒。”丹妮冷冷道。

   白骑士道:“也许到不了那一步,瑟曦与玛格丽王后一样,并没逃脱审判,只是得到保释,之后还得继续接受教会审判。另外,瑟曦太后承认了与,与”

   说到这,白骑士满脸羞愤,似乎接下来的话难以启齿。

   最终,在丹妮好奇的凝实下,他才吭吭拌拌地说:“瑟曦与白骑士奥斯佛利·凯特布莱克三兄弟有染。”

   “唉,这是什么世道!”白骑士跺脚哀嚎道。

   丹妮却关注错了重点,三兄弟

   话说,那么刺

  激的镜头,咋没在《权游》上看到呢?

   难道她看的是删减版《权游》?

   都不记得剧情里有凯特布莱克三兄弟。

   清纯美女冬日居家生活照

   “瑟曦太后一共被指控四项罪名,1不贞,与她堂弟蓝赛尔,与凯特布莱克,与不知道谁有染;2渎神,她指派凯特布莱克兄弟谋杀的总主教,也即是大

  麻雀的前任;3谋害劳勃国王;4与詹姆乱

  伦,用孽生子占据属于拜拉席恩的铁王座。”

   “瑟曦太后很聪明,她承认了第一条不贞之罪,却死活不承认后三条。不贞,要不了她的命,教会只判她游街示众。而后三条中任何一条,都可能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不过蓝赛尔·兰尼斯特已经皈依七神,他本人也参与了谋害国王之事,此时已把一切秘密都告诉给了总主教陛下,您还记得蓝赛尔吗?”

   给詹姆带了帽子的独臂大侠,她哪能忘?

   丹妮点点头,“独臂麻衣的乞丐军统领,就是他带我去见的大

  麻雀,很虔诚、也很有前途的一个小伙子。”

   “呃”巴利斯坦嘴角抽搐:就那种明明才18岁,却衰老颓废得像80岁的残疾人,还有个鬼的前途?

   “前一任总主教之所以被谋杀,就是因为蓝赛尔去大圣堂找他忏悔罪责,瑟曦杀人灭口。

   很显然,蓝赛尔也把秘密对大

  麻雀说了,正常情况下,人证物证俱在,瑟曦在劫难逃。”

   “瑟曦咋留着蓝赛尔那个大喇叭,把她的烂事儿到处宣讲?要杀人灭口,也该杀蓝赛尔,杀总主教治标不治本。”丹妮疑惑道。

   “也许找不到机会,蓝赛尔加入了穷人集

  会,身边一直有一大群乞丐军。”

   “没用的,就算人证物证一箩筐,瑟曦也能轻而易举逃过审判。”丹妮叹道。

   “喔,怎么说?教会审判在大圣堂举行,贵族、修士、君临百姓一齐见证,而蓝赛尔肯定会作为证人,当众指认瑟曦的罪行。除了武力压服教会武装,瑟曦还能怎么办?”

   “唉,比武审判!”

   “呃”巴利斯坦也呆住了。

   比武审判几乎是维斯特洛司法体系中最大一个漏洞,或者说,这是制定法律之人故意给贵族们开的后门。

   别说蓝赛尔这个同谋出来指认瑟曦,即便劳勃被光之王复活,也别想定老婆的罪——只要瑟曦在比武审判获胜。

   比武审判就是安达尔人的传统,七神教会不仅认可,还在比武审判之上弄出个更神圣的“七子比武”——组成七人团队,进行比武审判。

   他们认为七神会裁定谁才是真正的罪人。

   比较搞笑的是,在梅葛一世时期,残酷的梅葛骑龙焚烧大圣堂,把修士与教会武装当成猪狗屠宰。

   结果,在梅葛与圣剑骑士团(战争之子)的七子比武中,‘残酷的’梅葛竟赢了?!

   七位实力最强大、信仰也虔诚的圣剑骑士统领部战死,梅葛赢得七子比武。

   这

   人家梅葛都没骑龙,正儿八经骑马比武,完遵守七神教义下的传统。

   真不敢想象当年七神教会的总主教该何等抓狂。

   很显然,教会必将再次被打脸,瑟曦麾下可是有一位单挑无敌的存在:完体的魔山。

   别说如今人才稀缺的大

  麻雀,就连丹妮都没把握在一对一中干掉“真·魔”山。

   这么一想,丹妮越发觉得《权游》中瑟曦炸大圣堂的情节有点不合理了。

   瑟曦完有把握通过“正常途径”洗脱罪名,为何要

   炸了圣堂,逃避审判,就代表她身上的罪名落实了。

   就像一个明明能打赢官司的人,却“无罪”潜逃了。

   难道瑟曦也觉醒了“疯血”?

   疯血不是基因,而是一种病毒,隐藏在铁王座上,坐上去的人都会被感染?

   很显然,在成为维斯特洛国王之前,坦格利安已经传承了至少六千年;很显然,在瓦雷利亚的六千年,坦格利安一点儿也不疯。

   面对强大无比的大巫师、十四火峰家族,谁敢疯?

   可一旦登上铁王座,几乎每一代坦格利安,都有人觉醒疯血基因,这是什么缘故?

   “瑟曦游街是什么时候?”丹妮突然兴致盎然地问。

   “三天后的清晨,您要去看?”巴利斯坦神色怪异道。

   “光着身子的太后,你不想看?瑟曦当年可是号称天下第一美人呢!”

   “不想,不想,我一点儿也不想看!”巴利斯坦急切摆手道。

   “没事,你骑小白去,带上望眼镜,悄悄的去。”丹妮鼓励道。

   “我”老骑士涨红了脸,连忙转移话题道:“陛下,第一批龙晶矿已经开采出来了,您要不要看看?”

   说着,他便走到东边窄窗,指着下方一处亮着灯光的无窗石屋,“我们俘虏了三十多个兰尼斯特士兵,要价太高,一个士兵十金龙,凯冯没赎回去。

   波隆伯爵把他们丢下火山石窟,去挖掘龙晶矿了。

   瓦列利安伯爵和赛提加伯爵从领地内带来五个铁匠师傅,三十多个铁匠学徒,日以继夜地打造龙晶武器。”

   丹妮的身体如幻影般消失在地图桌王座上,出现在白骑士身边。

   龙石岛城堡建筑都被修建成巨龙的样式。

   比如,厨房是一头蜷缩成团的龙,烤炉散发的烟雾和蒸汽从它鼻孔排出,而大厅是一头贴地躺卧的龙,人们从它张开的巨口进入。

   石鼓楼建立在龙山上,如一头昂首挺胸的巨龙,石鼓楼就是龙的躯干,地图厅在龙的头部,而石龙的两翼展开,修建有铁匠铺、马房、仓库。

   此时,位于石龙左翼的铁匠铺,正灯火通明,热气腾腾,有连绵铁锤敲击声传来,间或夹杂着铁匠师傅大声呵斥学徒的骂声。

   在巨龙形状的石鼓楼对面,有一座十多米高的圆形石塔,像一条绕在石柱上的盘龙,那是地牢塔。

   在石鼓楼与地牢塔之间,由一座拱形高石桥在空中连接。

   地牢塔也有灯火升起,时而还有金属轮子在铁轨上拖动的声音。

   龙石岛城堡建立的一座低矮的火山上,火山名叫龙山。

   地牢塔内有通道,一直通往龙山内部。

   坦格利安的先祖还修建了套的采矿设施,矿洞,铁轨,人力矿车

   整个龙石岛城堡,都是使用瓦雷利亚石工技术建造,采矿设备也是套模仿自当年十四火峰的矿坑。

   坚固得一塌糊涂,三百年后照样运转良好。

   也不知道坦格利安想在龙石岛挖什么,挖了一百年,都从龙山挖到海底去了。

   城堡下方的山体,空了小半。

   石鼓楼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因为每次风暴来临,海浪激烈翻涌,都会在城堡引起轰隆回响,就像擂鼓一般。

   因为下方空了嘛,就像把碗倒扣在水盆里,水面波动,碗内肯定有沉闷的声响。

   海浪在敲击石鼓。

   丹妮也去过矿洞底部,里面多是龙晶矿和铁矿石,大概六

  四比,龙晶矿占六成。

   金银等贵金属矿藏,含量几乎为零。

   她完搞不明白坦格利安想从矿洞里挖什么,问老伊蒙他也不知道。

   如果不对付异鬼,龙石岛完没开采价值。

   “矿工够吗?”丹妮问。

   “够,瓦列利安伯爵还在潮头岛招募了一百个农夫。关键是龙晶矿不用提炼,开采多少就能打造多重的龙晶武器,铁匠完忙不过来,否则也不用加夜班了。”

   “龙晶武器的日产量是多少?”丹妮又问。

   “您设计的标准模具很适合打造龙晶武器,龙晶矿烧融后灌入模具,冷却成型,速度非常快。

   如果力打造箭头,一天至少能生产2000根箭头;力打造武器,大概一百柄短剑。”

   “还是有点低,安排人去君临招募一批铁匠,扩大生产。”

   龙晶武器质地脆硬,使用寿命极短,真到了长夜,消耗速度必定非常快。

   “对了,”丹妮心中一动,记起君临有个非常牛掰的铁匠,掌握重铸瓦钢剑的技术,“你还记得布蕾妮的守誓剑吗?”

   “嗯,史塔克家族的‘寒冰’被泰温重铸为两柄长剑,乔佛里的‘寡妇之嚎’和布蕾妮的‘守誓剑’。”

   “呵呵,寡妇之嚎,太应景了。红色婚礼的凯特琳,紫色婚礼的瑟曦,都是寡妇,都发出身为母亲最绝望、最悲痛的哀嚎。”丹妮神情古怪道。

   “陛下,您是想把铁匠大师托布·莫特找来?”巴利斯坦惊疑道。

   “告诉波隆,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要把铁匠托布请到龙石岛,我也需要一套瓦钢铠!”丹妮笑道。

头像

admin

http://www.hblitick.com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