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草莓视频app黄版在线下载

   向着颠倒山顶端而去的海流十分湍急,也是海贼们进入伟大航道前的第一个挑战。

   在这个入口处,每一年都有过半的海贼团和船只葬身此处。

   要想抵抗那湍急的向上海流,舵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吉姆是船上的舵手,在上船之前,他从未接触过跟舵手有关的任何信息。

   但他只用一个月时间就熟练上手了这项工作。

   所依凭的,则是他的力量和底子。

   尽管如此,在过颠倒山的时候也是惊险万分。

   当桅杆船成功翻越过去后,莫德松了口气。

   要是船翻了,他和拉斐特能保证每个人的安,但放在船上的大量贝利就完蛋了。

   那可是他们打算用来换一艘好船的资金。

   所幸一切顺利。

   桅杆船顺着向下海流冲向低处的海面,狂风携着阵阵水花朝着身后泼洒而去。

   明媚的妹子秀美可人

   “过了这里,就是伟大航道了……”

   迎着扑面而来的冷风,莫德默默看着远处的平静海面。

   世界上所能追求到的最美好的事物,皆在前方这片环绕了世界一圈的伟大海洋里。

   只要一步步向着高处迈去,钱、女人、权利、力量……

   任何想要的东西,皆会唾手可得。

   而莫德最想要的,则是立于高处不倒的力量。

   也只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让自己如身后这高耸入云的红土大陆一般,不会被任何外物所撼动。

   莫德目视着前方。

   其他人也是如此。

   “向顶点而去的第一步。”

   “好吃的东西!”

   “破坏那高高在上的一切。”

   “数不清的至臻食材……”

   顺着向下海流,桅杆船成功穿过海道,来到双子岬的出口处。

   这里位于洋流海道的末端处,在左右两侧的岬山上,各自伫立着一栋外观相同的灯塔建筑。

   也因此,这里才有双子岬之称。

   不过,灯塔在这里的意义其实并不大。

   在其中一座灯塔下方的岩地上,置放着一张小圆桌和太阳椅。

   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花衬衫的老人坐在太阳椅上闭目假寐,一旁的圆桌上放着一杯冷水和一张叠起来的报纸。

   老人名为库洛卡斯,曾是罗杰海贼团的船医,而现在的身份则是双子岬的灯塔管理员。

   同时,也是看护鲸鱼拉布的医生。

   库洛卡斯睁开一条眼缝,余光瞥向刚刚通过颠倒山的桅杆船。

   于桅杆上方,并没有看到海贼旗帜。

   “不是海贼船,倒是挺少见的,而且……”

   库洛卡斯悄然用出见闻色,如绒毛一般轻轻掠过桅杆船上的莫德等人。

   实力还不错。

   库洛卡斯默默想着。

   被见闻色扫过,吉姆和贝利没什么反应,而莫德、拉斐特、贾雅却有所察觉。

   “那个老人应该就是库洛卡斯了吧?”贾雅轻声道。

   “嗯。”

   莫德点头。

   “拉斐特,将船靠过去,吉姆,去储物室里搬两桶酒出来。”

   听到莫德的命令,拉斐特和吉姆第一时间行动起来。

   桅杆船缓缓向着灯塔下方的岩地靠过去。

   这般动向,自是被库洛卡斯看在眼里,便是稍微直起上半身,斜眼注视着桅杆船上的莫德。

   “这小子,看着挺眼熟的。”

   库洛卡斯想了想,不由看了眼桌子上折叠起来的报纸。

   “是了,前段时间在报纸上看到过这小子的报导,好像是叫百加得.莫德来着……”

   在库洛卡斯的注视下,桅杆船靠岸而停。

   哗啦。

   吉姆将悬挂在船头近处的船锚抛进海里,旋即扛起酒桶。

   由莫德领头,一众人来到库洛卡斯面前。

   “有何贵干?”

   看着莫德一行人径直来到面前,库洛卡斯挺直上半身,神情严肃,仿若临阵前的将军,无形中散发出一股凛然气势。

   贾雅看着库洛卡斯酝酿而出的气势,不由微微睁开眼睛,露出琥珀色的光泽。

   不愧是跟贾巴待过同一艘船的老人,单凭这平静中蕴含锋芒的气势,就能看出不是一般人。

   “嚯嚯。”

   拉斐特很自然的将拐杖拄在身前。

   莫德示意吉姆将酒放下,然后看向库洛卡斯,微笑道:“我们听索尔和贾巴提起过您。”

   “哦?”

   听到熟人的名字,库洛

   卡斯不禁挑眉。

   意外之余,他松了口气,抬手轻轻拍了下胸膛,认真道:“我还以为你们是过来找茬的,吓得心脏病都快犯了。”

   那外放的凛然气势瞬间垮掉。

   “……”贾雅默默闭上眼睛。

   “……”拉斐特不着痕迹将拐杖放到身后去。

   几分钟后。

   圆桌上多出几个杯子和一盘抹过盐的风干肉脯。

   “真是没想到啊。”

   库洛卡斯手中举着一杯酒,细细打量着莫德和贾雅。

   他没想到索尔和贾巴竟然培养出了两个后辈,而且还是同船出海。

   能亲眼看到这一幕,显然是一件值得去高兴的事情。

   “不过,你们也真够随意的,既没有为海贼团取名,也没有确定海贼旗帜,就这样翻越颠倒山来到这里。”

   库洛卡斯放下酒杯,看向靠岸而停的桅杆船。

   在这里待了那么多年,像莫德这样的海贼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听到库洛卡斯的话,拉斐特不由看向莫德。

   这其实也是拉斐特一直想说的事情。

   明明是海贼团,可是不仅没有旗帜,连团名都没取,偏生团里的老大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莫德对这方面确实不怎么在意,原本是打算等换船之后再决定这些事情,但换船的事,短时间内似乎是办不到的。

   察觉到拉斐特的目光,莫德笑了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拉斐特。

   “要不然,就在今天敲定这些吧。”

   “好。”

   拉斐特第一时间响应。

   至于贾雅吉姆他们,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库洛卡斯看了眼莫德,心中感慨不已。

   这都悬赏一亿了,却没有弄好海贼团成立的基本仪式。

   真是人活一世,什么奇事都可能遇到啊。

   莫德想了想,提议道:“叫暗鸦海贼团怎么样?”

   兴奋不到两秒的拉斐特顿时眼皮低垂,有那么点要气竭的样子。

   贾雅脸上流露出思索之色,随即恍然看向莫德身上同样被取名为暗鸦的燧发枪。

   吉姆拿着肉脯啃着,似乎也没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

   “好名字!”

   贝利则是亮出大拇指,心中却已是吐槽了数十次不止。

   莫德直接将浮夸样的贝利剔除在外,然后看着其余人的反应。

   “这名字不行吗?”

   “换一个吧。”

   拉斐特有气无力道。

   莫德点了点头,道:“那就夜鸦吧?”

   “……”

   “也不行吗,不然寒鸦怎么样?”

   “……”

   “黑鸦呢?”

   “???”

   短短一分钟不到。

   莫德连取了十几个名字,结果都不怎么满意,总结道:“唉,取名字怎么会那么难?”

   场内一片安静。

   库洛卡斯看不过去了,以一种过来人的身份道:“把事情想得简单一点,你会发现很多事情其实并不难。”

   “简单一点吗……”

   莫德自语一句,顿时来了灵感。

   “也是,那就直接用我的名字来取名吧。”

   “莫德海贼团?”

   拉斐特不想再受这种折磨了,第一个高举双手赞成。

   于是。

   有了拉斐特的带头,海贼团的名字就这样定了下来。

   再之后,就是设计一个海贼旗帜,然后从这里正式起航。

   船上没有制作旗帜的材料,好在库洛卡斯那里有,也就省去了许多麻烦。

   “海贼旗帜的话,背面以刀枪交叉,骷髅头上可以带点血迹,增加些许肃杀的感觉。”

   莫德说出了设计思路。

   众人没什么意见。

   但是,

   由谁来画?

   众人面面相觑几秒后。

   莫德建议道:“都来试试看。”

   十分钟后。

   地上多了几面惨不忍睹的海贼旗帜。

   “雅姐,你这个……好像是菜刀。”

   “啊,画着画着就成这样了。”

   “……”

   “拉斐特,画海图不都讲求线条硬直明朗吗?你怎么能画得这么抽象。”

   “嚯嚯。”

   “……”

   “贝利,你滚一边去,别浪费材料。”

   “???”

   “库洛卡

   斯前辈,我能体谅你想热闹一下的心情,可为什么骷髅头眼睛里会有两朵花……”

   “这是一种气质上的体现,就比如我头上的孔雀花。”

   “……”

   莫德直接淘汰掉他们的作品,转而将自己画的海贼旗帜拍在桌子上。

   “你们好好看一下,这才叫画作。”

   拉斐特几人凑过来一看。

   “歪了吧。”

   几乎是一致的评价。

   整体来说,莫德画的旗帜还算过得去,但骷髅头的水平线明显有问题,朝着一侧歪过去。

   “没事,就这样将就着用吧。”

   “那么随便!?”

   库洛卡斯惊讶看着莫德。

   这一刻,他在莫德身上又看到了一种崭新的高度。

   拉斐特这次倒没什么问题,毕竟莫德画出来的旗帜是在场最顺眼的那一个。

   “吉姆还没画吧?”

   贝利忽然开口,引来了莫德几人的注意。

   “吉姆,你来画看看。”

   莫德看向正在不停吃着肉干的吉姆。

   听到莫德的话,吉姆直接起身,向着另一张摆放着颜料和布料的桌子走去。

   贝利目送着吉姆离开,在心里贼笑几声。

   他本来也想动手画一面海贼旗帜,结果很没人权的被莫德踢出来。

   他心想着既然不能参与画画,那就趁着莫德他们画旗帜的功夫,将圆桌上的肉干部吃掉!

   为了不让吉姆抢食,他才特意指出吉姆还没动手画旗帜的事。

   吉姆怎样也想不到贝利为了吃独食能做到这种地步。

   他来到桌子前,在莫德几人的注视下,拿起油刷,沾染颜料在画布上画了起来。

   莫德他们在一旁看着。

   渐渐的,他们脸上流露出惊色。

   目光从画到一半的骷髅头转移到吉姆那雄壮的身躯上。

   真没想到吉姆会有这么优秀的画工。

   很快,吉姆画出了一面堪称完美无瑕的海贼旗帜。

   骷髅头背面的刀枪图案棱角分明,能感受到缕缕锋芒。

   点睛之笔则是骷髅头额头处的不规则血迹,既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正如莫德所希望的那样,为此增添了肃杀之势。

   “厉害啊,吉姆。”

   莫德看着那面旗帜,忍不住称赞了一句。

   拉斐特和贾雅惊讶看着平时沉默寡言的吉姆。

   很难想象这个壮得跟狗熊一样的男人,竟然拥有这般细腻到位的的画技。

   听着众人发自内心的称赞,吉姆嘴角一扯,露出些许笑意。

   终于有了海贼旗帜。

   拉斐特第一时间将旗帜挂到瞭望台上方的旗杆上,然后回到岸边。

   看着那随风飘扬的旗帜,拉斐特一时间有些感动。

   这就是所谓的正名吧。

   拉斐特默默想着。

   莫德仰头打量着旗帜。

   虽然不怎么在意海贼的身份,但那骷髅头旗帜确实有几分逼格在。

   观感还不错。

   莫德微微点头,颇为满意。

   “接下来就是尽快换一艘靠谱的船,然后趁早给船取一个名字。”

   莫德自言自语一句,说到名字,思维不由发散,各种名字在脑袋里泛滥成灾。

   拉斐特听到了莫德的自语,偏头看去,目光不由自主定格在莫德的脑袋上方。

   仿佛之间,他看到了莫德脑袋上有很多个刺眼的鸦字在飞来飞去。

   顿了顿,拉斐特举起拐杖,在莫德脑袋上方来回挥舞了两下,似乎要将那些刺眼的鸦字打掉。

   “你做什么?”

   莫德看着拉斐特奇怪的举动。

   “有蚊子。”

   拉斐特默默收回拐杖。

   “?”

   莫德看了看四周的环境。

   拉斐特却也果断,转身向着桌子走去,强行中断这个话题。

   一旁,贾雅露出一丝笑意。

   众人重新坐了下来。

   又喝酒聊了会天后,莫德忽然道:“库洛卡斯前辈,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你说。”

   库洛卡斯道。

   难得能跟几个老朋友后辈坐在一块喝酒聊天,让他的心情很是畅快。

   莫德委婉道:“我们没有记录指针,不知道您有没有……”

   库洛卡斯笑道:“我有一个,反正放着也是放着,就给你们用吧。”

   “那太好了。”

   莫德脸上泛起

   喜意。

   记录指针是在伟大航道里航行的必备之物,在四海很难搞得到手,就算是有不少个,也会被那些目标直指伟大航道的海贼团藏在手里。

   库洛卡斯想着莫德那随便起来不是人的性子,突然很好奇莫德会选择哪一条航线,便是问道:

   “小莫德,你们准备选哪条航线?”

   “说到这个……”

   莫德不由看了眼拉斐特,后者朝着莫德点了点头。

   随后,莫德看向库洛卡斯,问道:“前辈,您知道哪条航线上有比较厉害的造船厂吗?要越近越好。”

   “唔。”

   库洛卡斯捋着胡子想了想。

   “要说离得最近的有名造船厂,也就是利维坦岛的托马斯造船厂吧,他们专门服务于刚进来伟大航道的新人海贼团,所以要价很高。”

   “利维坦岛……”

   莫德和拉斐特对视一眼。

   钱反倒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品质。

   “前辈,这个叫托马斯的造船厂靠谱吗?”

   “这我就不大清楚了,不过,托马斯造船厂能在利维坦岛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几分实力的。”

   “嗯。”

   莫德点了点头。

   心里已是倾向于这条航线。

   只有先换上一艘好船,才是去往任何地方的资本所在。

   而且有永久指针这种东西,航线这种东西倒是无关紧要。

头像

admin

http://www.hblitick.com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