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意见反馈

“也就是说,除了葡萄酒,维斯特洛几乎没拿得出手的商品,这还不算穷?”

“这”贝勒愣了愣,道:“这也不算穷吧?只能说各地特产不同,青亭岛金色葡萄酒世界独有,几乎供不应求。”

“爵士可知道贸易逆差?”丹妮古怪道。

“那是什么?”贝勒茫然。

“把维斯特洛当成一个整体,每年进来的金龙减去流出去的金龙,如果有剩余则代表七国在世界海贸中赚了钱,为贸易顺差;如果为负数,则说明国王亏本了,我称之为‘贸易逆差’。”

“唔”

除了那些脑子长草的贵族,加兰、贝勒、加尔斯、佩雷斯坦等听懂她话的人,都一脸惊奇看着丹妮。

“没想到蕾拉小姐不仅武技高超,连学识也如此渊博。”加兰伯爵神色真诚地赞叹道。

维斯特洛也有海关,小指头培提尔就是靠提高海关收入崭露头角,乃至晋升为财政大臣。

不过这个世界的海关只有一个任务——收税,打击走私客,尽可能多的为国王增加税收。

调整关税,控制贸易逆差,调整国内产业结构,完不属于财政大臣的任务,或者说,七国贵族压根没这个意识。

“贸易逆差对维斯特洛有何影响?”老博士紧张问道。

清纯的海边俏皮姑娘

“短期内几乎没有影响,海贸商品都是奢侈品,普通人用不上,而贵族千年累积的金银本身并没多大价值。堆在地窖里发霉,拿出去换取高档商品,对国家没啥区别。”

“这女人疯了,竟说金银没价值。”有人嗤笑。

还别说,附和他的人还很多,连贝勒与老博士都一脸不解。

“凛冬将至,我相信以提利尔家族的豪富,两百万金龙应该能拿得出手吧?”丹妮看向加兰伯爵。

“这”加兰有些为难,别说两百万,四百万金龙他家也能凑出来,但大家都知道铁王座上那位日子不好过,缺钱,如果知道自家有

“可以。”他突然又想明白了,高庭之富,七国第一,连泰温都借给铁王座300万金龙,他如果说提利尔连两百万金龙也没有,谁信?

丹妮点点头,又问:“按照此时旧镇小麦的价格,两百万金龙几乎能买下200万人吃十年的粮食。”

一个金龙=23520铜板,两枚铜板卖一根烤肠(纯肉肠)和一角麦酒——换算成十块钱,不贵吧?

(原著设定)

这个世界的肉类与粮食间差价没现代社会那么夸张,但正常情况下,一个金龙应该可以买到十吨小麦。

“兰尼斯特怎么也能再拿出一两百万金龙,冬天按照五年算,这笔钱是不是能轻松救下整个维斯特洛的百姓?”

“不能,”贝勒摇摇头,“你买这么多粮食,价格估计会翻十倍地涨。”

丹妮点点头,扫视众人问:“现在大家明白了?十倍与正常价格之间的差价,就代表你们手中黄金的贬值程度。

只买卖一次小麦,就能变相让黄金贬值为原来的十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现在还觉得金银有价值吗?”

“这”一众人茫然无措,内心十分想要反驳,可脑子里恁是找不到一个反驳的理由。

老博士也有些迷惑,但他很快回过神,转移话题问:“你到底想说什么?之前不是说维斯特洛穷吗?”

“好吧,咱们继续。”

“贸易逆差短时间内对维斯特洛没影响,可几百年过去,七国累积流失黄金数量太过庞大,以至于铁王座必须向布拉佛斯铁金库借钱,向密尔、潘托斯等城邦的银行家贷款。

铁王座缺钱固然有劳勃国王挥霍无度的原因,但他十四年用掉近千万金龙(除了600万外债,还有疯王留下几百万金龙的遗产,而国库本身也有收入)。

那么,请问各位爵爷,劳勃国王花掉的那批实实在在的千万金龙,可有进你们家的金库?”

“没有,我家最近十几年一直往外贴钱,压根没收入。”绿苹果伯爵疑惑道。

“哎,我家也是,连连打仗,参加比武大会,都要花钱啊!”高地城伯爵点头道。

“这几年花销的确大,我家虽没亏,却也没进账。”狄肯不解道。

“真的呢,我家也入不敷出,三年前还向铁金库借了一笔钱,这怎么回事?”夜歌城伯爵惊讶道。

“我也借债了。”

“我也”

“你们都借了?这下我可放宽心啦,哈哈哈”

“这”贝勒也茫然了,“大家都在花钱,可蕾拉小姐也没说错,劳勃国王这十四年绝对花掉了一千万金龙,那么大一笔钱,哪儿去了?”

“难道谁家在偷偷发财?博士知道怎么回事吗?”不由得,众贵族把眼神转向现场唯一专家。

佩雷斯坦博士正悄悄拉扯脖子上长长的项链,努力把代表经济学的黄金链环藏在后颈脖衣领里,而这个动作正好被大家看个正着。

尴尬,现场陷入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

“呃”老头子脸颊涨红,几乎羞得流下泪来。

“佩雷斯坦博士主要研究历史学,”贝勒摸着鼻子为博士解围,“也许就像蕾拉小姐说的那样,贸易逆差,流失国外了?”

“十四年流失一千多万?再算上我们大家,咱们到底亏了多少钱啊?”

“呵呵,现在知道为何我说维斯特洛穷了吧?”丹妮笑得风轻云淡,事不关己。

说实话,在重建奴隶湾商贸体系时,她便猜测维斯特洛可能一直处于贸易逆差状态,也猜到劳勃带起的奢靡之风会加速黄金流失速度,但完想不到七国大部分贵族的底子也快被掏空了。

不由得,丹妮想到以罗斯柴尔德为首的一批犹太人控制欧洲经济命脉的时代。

或许,布拉佛斯放债人就相当于异世界的犹太大佬?

“那该怎么办?封闭海关只能便宜走私商,完不能断绝你说的贸易逆差。”加兰面色凝重道。

“我有一个可以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想不想知道?”丹妮神秘兮兮地说。

“什么方案?”众人一齐望过来。

“大家一起向布拉佛斯铁金库贷款,最大额度地借钱,七国贵族一起借。”

“什么意思?”

“赖账呗!”丹妮坏坏一笑,“维斯特洛也有特产,骑士!可以这么说,七国骑士世界战力第一,两万多斯拉克咆哮武士拿不下科霍尔,可一万黄金团佣兵,一波流占领了科霍尔,明白了吧?”

嗯,科霍尔沦陷过。

三千无垢者保卫科霍尔的故事流传几百年,似乎让科霍尔贵族产生了一种错觉:只要有无垢者保护,没人能动我们一根毫毛。

几十年前,维斯特洛流亡骑士组建黄金团,科霍尔雇佣他们去洛恩河平原抢地盘。黄金团要价高,却有真本事,很轻松便完成任务。

结果科霍尔贵族想赖账,拒绝支付尾款——类似某些不良商人对付农民工的那一套。

可惜黄金团不是农民工,直接便肛翻科霍尔铁骑与数千无垢者,只一天一夜,就拿下科霍尔城。

只不过黄金团创始人“寒铁”伊葛·河文(发起黑火叛乱的龙家私生子之一)很有节操,也为了打响名气,并没洗劫、焚烧城市,拿到属于他们的佣金与赔偿金后,就主动离开了科霍尔。

嗯,黄金团的箴言是“言出如金”,他们从不毁约,信誉与战力皆天下闻名。

不算普通骑兵,黄金团只有500名配备三马、一侍从的真骑士。

别说整个七国,只高庭便能凑出千儿八百个真骑士。几千真骑士带领几万骑兵列阵,试问谁敢过来要账?

“这,太没荣誉了吧?”加兰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只看外表,这个女人漂漂亮亮、斯斯文文;可内里完不像外表,筋骨强劲、武技高超,连男人也不如她;再深入内心,固然智慧卓绝,却又忒无耻狡诈。

真有点可怕呢!

“是呀,真那么做了,维斯特洛的信誉必然崩溃,连本地银行家也不敢再借钱给贵族了。”彼得主教紧张得鼻头出汗。

教会银行可还放了几百万金龙的款子(只铁王座就借了一百万金龙)在外面呢,如何大家有样学样,他们还不得破产?

“我就一说,你们自己的事,随你们选择。”丹妮摆摆手,随意道。

“不过呢,”接着她又转回之前的话题,“你们也该明白了吧?龙女王占据了富裕的奴隶湾,那里几乎没有冬季,土地肥沃,四季如夏,还靠近大航海贸易线,有农业有商业。

特别是在民心方面,新解放的自由民都唤她为‘米莎’。

知道啥叫‘米莎’?

古吉斯卡利语中的‘母亲’,由此可知她在奴隶湾有多受欢迎。

如果换成你们,愿意离开那等富饶友善的福地,而回到这个又穷又冷、人民又不支持她的破烂国家?”

“这,有道理呀!”连肩膀上长着芜菁的愚笨骑士也听得明白,并表示认同。

“难道她真不回来了?”佩雷斯坦喃喃道。

“这个倒不一定,”丹妮摇摇头,不确定地说,“等她打败联军,不说统一厄索斯大陆,起码会拿下对她宣战的里斯、泰罗西等城邦。

那时她兵强马壮,距离维斯特洛也只剩一条狭海,带领百万大军回来耀武扬威,让你们羡慕嫉妒恨一番,也属于正常。”

“百万大军,耀武扬威?”众贵族嘴角抽搐,表情复杂至极。

头像

admin

http://www.hblitick.com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