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版小蝌蚪APP

加百利离开后,张一也离开了农场,驱车前往埃弗里特找了家可靠的潜水装备商店,买了潜水套装备,包括两套潜水衣、两部水下推进器、十罐氧气瓶,这些共用掉不到一万美元,东西都是好东西,但价格也挺贵的。

第二天,张一约上丹尼、哈维、陈龙,四人开着皮卡载着潜水服和氧气瓶,在次前往埃弗里特,埃弗里特西侧就是普吉特海湾。

在港口,张一租了艘小型游艇花费一千美元,出海。

丹尼驾驶着游艇到深水区,在一处没游船的地方停了下来。

哈维、陈龙留在船上,丹尼帮着张一穿上潜水服,然后给他自己也穿上。

就这样,张一被丹尼推到了海里,开始很慌乱,好在脚上套了脚蹼,一会后在水里稳住身体。

然后感觉海水有点冷,现在气温十多度,海水是冰的,好在潜水服给力、保暖。

水里活动片刻后冷的感觉会消失。

“boss我们先来个十米潜水,看我的动作,及时上浮,第一次不能潜的太深,否则耳膜会受不了。”

丹尼告戒道。

“好的,我跟着你。”

丹尼一个翻身向水下潜去,海水很清彻,张一把头埋进水里,跟着他往水下游。

芭蕾舞美女俏皮丸子头脸蛋白里透红闭目养神图片

当两人潜下约十米后,丹尼做了个上浮手势,张一调头向波光粼粼的海面游。

“boss感觉怎样?”

丹尼浮出水面后拿掉眼罩问。

张一非常兴备,喘着气说。

“很好,很爽!”

后面丹尼引导张一逐步深潜,最深到50米左右,虽然张一还能在往下潜,但丹尼的手势让他上浮,为了安张一选择听从。

“boss你学的很快,已经可以深潜了,不过还要多练习,防止出现意外。”

回到甲板上,丹尼夸赞道。

下午三点左右四人离开埃弗里特,并返回农场。

回到农场时间还不要四点,张一等不及想去流动湖探索,于是告别小七和菲丽丝奶奶,开着小四轮沿着水泥路,带上潜水装备和聪明豆来到流动湖边。

斗车停好后把潜水衣和氧气瓶搬到钓艇上,在张一开船前几秒聪明豆跳了上来。

钓艇驶到湖中心张一放下船锚,穿戴整齐潜水服、背上氧气瓶,手里拿着的大功率手电筒,射向水面可以看的很深。

“聪明豆,我到水底看看,你在这等我。”

张一对聪明豆自顾说着,然后顺着船锚绳慢慢向水底游去。

聪明豆发出着急声音,在原地转了数圈停下来,蹲坐关甲板上,盯看着水面下的光源越走越远。

张一在湖底很快下潜到了五十米、六十米,大约还有十多米张一在电筒光线前看到了水底,湖底水草丰富,鱼也很多,

不过并没有看到笔记上写的‘悬机’。离开锚绳张一往其它方向游找,不知过去多久时间,注意到氧气量低于百分之十的时候张一选择上浮,绝不拿生命开一丝一豪玩笑。

张一浮到水面后,听到聪明豆开心叫了一声,张一看看了手表,时间才过去三十分钟,看来深潜更消耗氧气。

这次把船向前开了大约百米左右停下来,换上新气瓶,张一再次跳进水里。

半小时后一无所获,而氧气瓶只有一个可用了。

“看来明天还得去买氧气瓶。”张一低估一声。

天已经黑了,加上今天太累,张一决定先明去,明天买了氧气瓶在来。

返回别墅时小七和菲丽丝奶奶已经吃过饭晚,张一随便吃了点,冲了个热水澡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张二天起床后张一下意识去厨房给小七做早餐,才发现保姆在。

看来昨天太累了,张一拍了拍脑袋胡思乱想着。

做早餐每天早上固定要做的事情之一,即然不用做早饭、不用自己给聪明豆喂食,张一来到马棚,扶摸着斑点并给它施加一个自愈术。

斑点舒服的打着响鼻。

然后带着听诊器来到崔莉的小院前,借机在次给她施加自愈术。

“你的身体恢复的不错,二个月内不会感到癌痛,所以你可以去做的你想的事情去了。”张一对崔莉说。

崔莉之前也预感就是最近张一可能会同意自己当初的事情,果然今天张一终于开口应允,这让崔莉激动。

离开崔莉的小院,在然后,就没然后了,做为农场主就是这么爽。

陈华主管田间地头。

陈苏、萨妮加上新人蒙静,三人管着后山的家禽,培育果苗,在把从温室里长大的果苗移种到光秃秃的锅盖山上。

不过锅盖山一千五百亩地,想要快速成林,靠她们三人又育种、又种树的,肯定够呛!

哈罗德保障着农场的水电常维护。

丹尼五人现在负责农场安保。

安琪管着进帐出帐、发工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各斯其职。

如果把农场比作机器,那农场里的每个人就像是一个个零部件,助力着机器正常动转。

回别墅,保姆阿姨早餐准备的是火腿、疏菜沙发、面包、牛奶。

早餐后张一来到停车场,这里现在停着两辆可用的福特150,钥匙就在车上,需要用的人自己开。

张一开走其中一辆,前往埃弗里特,这一次张一买来的氧气瓶把皮卡后箱堆满,足够用很长一段时间。

之前用完的氧气瓶卖给了商家回收,每个回收的氧气瓶值五十美元。

从埃弗里特回来的路上,路过雪莉的农场时,张一看到农场大片大片的,灰黑一片,没有一点绿色。

现在三月份,到了四月,葡萄藤结新叶时,这里就会变成一片绿色。

驾驶皮卡张一来到后山流湖边,把这些氧气瓶从车上搬到地上整齐摆放,并用油蘸布盖起来,免得被雨水淋湿而影响使用。

第二次张一潜入流动湖

第三次。

第四次

晚上回来后张一累成了死狗。

次日张一叫来丹尼。

“丹尼,我需要你们帮我将流动湖湖底摸排一遍。”

丹尼看到张一买回了很多瓶氧气,还以为张一喜欢上了潜水,所以也没多想。

“摸排一遍?这工作量很大,是找什么吗?”

丹尼疑或问。

“我也不知道找的是什么,我的太爷爷张武说湖里有‘悬机’。”

“悬机?”

丹尼虽然满头问号,然老板安排的事情,照做不会错的。

“我安排二个人每天轮流下水搜索。”

事情交给了丹尼省心多了,张一又过起了溜娃溜狗溜马的日子。

雪莉最近每周都会来一次,让张一给公主治疗,因为忙着分析笔记和潜水,也懒的装了,治疗过程几分钟搞定,收费二百美元,留下一句‘下周在过来。’就忙自己的了。

或许张一没感觉到,两人原本能聊天的关系,变成了只剩‘下周再来’这一句话。

“嗨雪莉,你心情不好吗?”

当雪莉牵着公主往她的农场走时,遇到从镇上回来的安琪,两人经过近二个月偶尔接触有成为朋友的趋势。

“没有,只是在想事情。”

“好吧,我看你心情很低落的样子,还以为发生了什么。”

安琪松了口气。

“对了你的农场需要招人吗?我可以在网上帮你发召聘信息,那么大的农场你一个人住太冷清了些。”

安琪跟不认识的人一句话不会说,和认识的人聊天,你能感觉对方其实有点话唠。

“到是不用,我没打算经营葡萄园,一个人住挺好。”

好吧,安琪也相当无语,知道雪莉家里条件不差。

“要么你也来克洛斯农场住吧,还有空房间。”

聊到开心处安琪从车上跳下来。

“可以吗?”

雪莉心动了,农场太大,周边又没其他近邻,晚上野外的风吹着葡萄架的发出各种声音,她也会害怕。

“当然,我跟老板说一声就行,张是世界上最好的老板。”

“呃”

提到张一,雪莉不知该说什么,最近感觉张一好像不太欢迎自己,没有当初去农场吃饭时那种热情了。

“怎么了?是不是张在追你?”

安琪歪着头看着雪莉的眼睛问。

“没有没有,就是感觉张医生好像很忙。”

雪莉连忙解释道。

女人都是感性的,发现雪莉有点不正常。

“你也发现了?张最近确实很忙,总是在后山潜水。”

雪莉深吸一口空气,心道,‘原来如此。’

最后安琪开着皮卡,跟随雪莉来到她的农场,帮她的一些行李放在皮卡后面。

傍晚时,雪莉就住进了克洛斯农场的员工宿舍,和安琪做了邻居。

而雪利的马也被安琪安排进克洛斯农场的马棚里,和斑点成为了邻居。

张一还不知道,一直想办成,又没能办成的事情,就这样被安琪搞定了。

做完这些安琪给张一打电话,开着括音把这些告知给老板张,雪莉也在电话旁边听着。

“安琪小姐你做的很好,你自己从帐拿一千块做为奖金吧。”

斑点终于有伙伴了,张一很开心。

“这也能得到奖金?”

安琪一脸懵,雪莉也是一脸懵。

“难不成因为自己在克洛斯农场住下,让张一感到很开心?”雪莉在心里想,脸微微发烫。

张一很开心,斑点终于找到了亲伙伴,而且公主还是匹母马,它一定特别高兴吧?

洽在这时张一看见陈华,把他连忙叫了过来。

“陈叔晚上派对,你通知到所有人。”

陈华一脸莫明,难到是为了蒙静开的,之自己特意说过不用的。以往开派对要么是来了新人,要么是发生了好事情,最近农场很平静啊?

陈华在心里想,但老板安排的事情照做就行。

“好嘞,你放心吧,我会通知到每个人。”

陈华开开心开将这个好消息通知到农场每个人,连雪莉也没拉下。

午饭过后张一带着小七开着皮卡前往四十公里外的埃弗里特,采购晚上派对需要的食物。

头像

admin

http://www.hblitick.com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